顯示包含「澄明」標籤的文章。顯示所有文章
顯示包含「澄明」標籤的文章。顯示所有文章
2017年3月22日

為生命鼓舞 (澄明)


各種的分歧其實一直存在我們身邊,近年香港出現不同政見,發展至市民與警隊之間亦存在矛盾,執著於誰善誰惡。但今天筆者讀到一篇新聞感到很鼓舞,一個巴基斯坦裔的新進警員,於任務中充當談判專家,最後成功勸服同是南亞裔的男子,從20米高吊臂車頂部回到地面,真是「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」。

大家可能對這類新聞見怪不怪,但身在香港的筆者明白,非華裔者想有一定學歷然後考進警隊本身已非易事,而南亞裔人士在香港多少亦因為同鄉所犯過的罪案,部份市民的分別心就起了,南亞一族的形象因而被影響,難得這位新紮師兄懷著一顆熱心,真誠服務社會,真希望有更多正面能量在社會中被看見。

記得早兩日上班途中,因手中拿著念珠在做功課,旁邊的太太好奇下問及念珠一事,誦念佛號及六字大明咒能使內心平靜,期間亦談到香港的前景,她搖頭歎息說到,現在社會環境大不如前,狀似沒甚希望。筆者想起有幸這幾年在福慧行聞法,學到其中一個正念能與她分享,就是我們即使未必能改變外間社會,但可以學習修正自己的行為,先管好我們自己,做我們能做的。看著她點頭微笑,自己亦感到豁然開朗,能與身邊的人分享所學到的,其實最受益最快樂都是自己。可惜此車程只有十數分鐘,實在希望能再見到這位鄰居,接引她到福慧行一起恭聞法音,一起學習正念正法。

澄明

(個人理解僅供參考,一切正知正見當以佛陀親説法音為準。阿彌陀佛。)

圖片來源:星島日報
參考新聞資料:https://hk.news.yahoo.com/%E6%88%90%E5%8A%9F%E5%8B%B8%E6%9C%8D%E5%8D%B1%E7%AB%99%E5%90%8C%E9%84%89-20%E6%AD%B2%E5%B7%B4%E8%A3%94%E8%AD%A6%E6%84%9F%E9%AB%98%E8%88%88%E7%8D%B2%E6%88%90%E5%B0%B1%E6%84%9F-144400099.html
2017年3月13日

銀仙/碟仙,你有玩過嗎? (澄明)


筆者自小對鬼怪之類好奇,可能因為家母也喜歡看此類電影吧,加上在教會學校就讀,位於山邊,就有更多各種傳聞。譬如某層女廁最後一格不能去的,因為有同學曾見過有衣著古怪的女生走過去;某頂層是學生不能去的,那層是教會修女留宿,傳聞曾經有年邁修女在那裡過世云云……
2017年2月10日

有一個更強的在成長著⋯⋯它叫怪獸 (澄明)

最近有部關於精神分裂的電影上映,名叫 Split 「思裂」,故事講述一個因為從小受到凌虐的男生,成長過程中不斷分裂出不同人格,長大後更分裂至二十三個不同人格,甚至可以由心理影響生理,再分裂出一個形同怪獸的終極人格,「牠」肌肉膨脹,移動迅速,又能徒手攀壁,好不恐怖。

有時我們感到受委屈時,都想有另一個我來保護自己,或者幫忙反抗,勝過對方就算是正義?有時回頭一看,過程中負面的思想卻更有點像變了一隻怪獸,張牙舞爪的傷害著自己和身邊的人。雖然已開始學佛知道修行,但這個惡念一起,懺悔已經晚了,佛土淨業世界不會容許一絲黑業。
2017年1月25日

讓我再多救一個……請讓我再多救一個…… (澄明)


較早有一部電影「鋼鋸嶺」(Hacksaw Ridge),以真人真事改編,主角戴斯蒙杜斯(Desmond Doss) 由於從小受家人及宗教信仰影響,非常抗拒槍械武器及傷害別人,所以,作為美軍的他也堅持不帶武器上前線戰場,只想做一位救人性命的軍醫。直至一次美軍到鋼鋸嶺戰線,與日軍如火如荼地交戰,戰事最後美軍不敵對方攻勢,直至只剩戴斯蒙一人留在戰場,靜悄悄用游繩方法把傷兵送到懸崖下。

此時,戴斯蒙手也傷了,身也累了,躺在懸崖邊仍然堅持「讓我再多救一個……請讓我再多救一個……」然後,他跑回戰場,繼續仔細搜索生還者,不論是敵對的日軍傷者,或是曾針對自己的同袍,只要是重傷或快要死亡的士兵,都給予嗎啡及安慰,能帶走的盡力帶走,最後成功救了多達75人。
2017年1月3日

世上最難解的黑咒術 (澄明)


筆者有一年輕朋友,性格有點內向,初認識只覺得她這個小妹妹很害羞,之前也有嘗試接引她到福慧行聞法。有一段時間沒有聯絡,知道她失業,缺乏家人關愛,心情一直不好,到最近從社交網站中再見到她的近況,寫的都是負面字眼—「孤寂」「恐懼」「厭惡」,深深感到她的陰沉不安,卻又無從安慰,真心希望她能早日振作起來。

負面情緒很多人都有,但要根治並不是一件易事,很多時可怕的不是事件的本身,而是自我意識生起的惡念,而這種惡念累積起來,就會潛移默化影響甚至植根在我們的八識之中的亞賴耶識。
2016年12月11日

黑白無常⋯⋯ (澄明)


滴答,滴答,現在是下午三時十分

「嘭!」果然準時,這次的死者就是這個十七歲少年,只因為與父母吵架,幾句就嚷著要跳樓,現在的年輕人還真不知道生命多珍貴。

「黑無常,我倆快點把這個人帶回給大人交差,就可以下班了吧。」
2016年12月2日

「藍瘦」?「香菇」? (澄明)


「藍瘦」和「香菇」是近來流行的網路用語,取自普通話諧音的借代,意思分別是「難受」和「想哭」,這兩個潮語源自一個廣西壯族的年輕人,被訕笑其普通話不標準。其實,每個地方説起不同語言都會帶點不同的口音,笑點何在?澄明不曉得。
2016年11月21日

凌遲 (澄明)


凌遲,又叫做千刀萬剮。劊子手需按要求從犯人身上逐小逐小把肉割下來,而不能讓犯人死亡,這只是古代酷刑嗎?不。

「澄明,明晚一起來吃火鍋聚會好嗎?那店裡在做優惠,送活魚刺身,吃過好幾次,保證上菜時那尾鮮魚還在跳,那鮮味可不得了!」這個女同事平常待人親切友善,就是不知道為何其身上的濕疹一直纏繞,無論是用中或西方療法,始終痕癢脫皮,夜不安眠。細看之下,的確有點像魚鱗。
2016年10月18日

天主教與佛教的「慈悲」 (澄明)

天主教會於2015年12月8日至2016年11月20日舉行的慈悲禧年,是因為教宗方濟各認為需要一次的禧年,促使教會重拾對於慈悲的關注,並在生活中體驗天主的寬恕與關愛。「慈悲特殊禧年」的主題取自《新約聖經》的《路加福音》6:36:「你們應當慈悲,就像你們的父那樣慈悲」。

那到底天主教對於慈悲是怎樣詮釋?「我們需要時刻默觀慈悲這奧蹟。那是喜樂、安寧及和平之泉。我們的救恩依靠這奧蹟。慈悲一詞,揭示至聖天主聖三的莫大奧蹟。慈悲,是天主到來與我們相偕的終極和至高行動。慈悲,是存在每人心底的基本定律,能使我們誠摯地看待生命中遇到的每位兄弟姊妹。慈悲,是把天與人連結起來的橋樑,它打開我們的心,朝向一個永遠都會被愛的希望,縱使我們有罪在身」[註一]
2016年10月12日

禪修也要講究潮流? (澄明)


一日,有客戶來訪開會,想開發一些坐墊產品,談到希望公司可以按一個現有的禪坐墊採用另一些物料做樣辦,據此客人說,這墊子可大有來頭,是某知名星級法師那邊的某位住持所建議,他很專業的,現在禪坐都用這種墊,附合人體工學讓使用者能盤腿更久,軟硬度適中而又透氣,還指出用普通圓形坐墊如此落伍會讓人笑話云云。
2016年9月24日

踢貓效應 (澄明)

踢貓效應

心理學上「踢貓效應」,是指當自己受壓時,對位階較低的人發泄自己的不滿,令這種負面情緒層層推進,因泄憤而產生連鎖反應。

辦公室內常見這種現象,經理受到老闆或客戶的壓力,會議完結後臉如土灰,下屬上前詢問其他事宜,經理不由分說全部推翻,下屬不滿,對其下屬及同事亦如斯對待,如此情況不斷重演,全公司以至其家人此日都是「倒霉日」。
2016年9月20日

惹是非的關愛座 (澄明)

惹是非的關愛座


這陣子看到台灣有篇報導,提到因讓座問題而鬧出是非,事源有位高中女生於一天坐在捷運的座位上,有另一女士上車時覺得這女生不主動讓座予小孩很不妥,拍照並分享於社交網絡,說難聽的話,矛頭更直指這位女生所就讀的學校,令社會側目。

女生從網上得知無端成為主角,難過亦憤怒,公開澄清當時確實不舒服,需要一個座位坐下休息,戴著耳機亦不是即時知道身邊有這位女士,當然此女士之後亦就她的過火言行道歉,事件至此圓滿結束了嗎?此事引伸的,是一個道德問題,亦是一個有關修行的問題。
2016年8月12日

「可能是我手太短了吧」 (澄明)

「可能是我手太短了吧」



奧運戰幔早已展開,除了各種精彩比賽之外,澄明留意到的,就是這位可愛的運動員——傅園慧。

在這種大型的比賽,誰都想坐亞望冠,希望得到認同,完成比賽。每位運動員肯定也有付出努力,誰勝誰負也有目共睹,但尊重每場比賽,尊重每個對手,有獎沒獎也積極樂觀面對,堅持下去,這些就是我們值得學習的地方。
2016年8月4日

你今天卸妝了嗎? (澄明)

你今天卸妝了嗎?



「卸妝對皮膚健康非常重要」

一句廣告對白令澄明想起,早前接引的一位朋友,最近對話中表示,到褔慧行恭聞 H.H. 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過程中感到內容太難吸收,我問當中有何難題? 但朋友說不出一個具體理由。

精華吸收不到,問題在於哪? 大部份原因是有障礙阻隔了吸收,而學佛上一大障礙,莫過於是「我慢」及「我執」。
較舊的文章 ›
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