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6月25日
2017年6月22日

[轉載] 不寒而慄的風暴前夕 (小蒜)


前幾天遇上了這年的第一個颱風天。這個風暴來得有點特別,因為從風暴接近本港水域開始,風速緩慢,天文台一直定位為熱帶風暴 (風速約於每小時75公里),所以風暴移動軌跡縱使非常接近,天文台一直也沒有預計需要懸掛更高的颱風信號。
2017年6月19日

[轉載]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」 歷劫後的從容自在 (小蒜)


最近看了一套推介的電視劇集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」,劇集裡把幾份情緣穿插在天上凡間,十萬年化作彈指,讓學佛的我不禁深有體會。

劇情既然牽涉到天上人間,鬼神仙妖,難免涉及法力神通的顯現,但貫穿劇情背後,深深體現到的,卻是佛法。不論妖魔,或是人神,皆離不開因果業力的束縛,即使登上天界最高位的,仍會看不透未來的命運,受多生多世諸事的因果所影響。
2017年6月18日

善 / 惡 ( 四十四 ) (寶寶)


前言:大戰應發不發
   兩軍如何部署

胡軍探得太尉重兵守候西嶺,遂將計就計,日夜叫囂西山不前,獨囚小弟於車,沒兵山林要道。復令主戰兵將南移,分兵多路繞山而進,化整為零,徹夜兼程,屯圍南山敵陣,置戰騎重甲堅守進嶺要道。
2017年6月11日
2017年6月4日

善  /  惡  ( 四十二 ) (寶寶)


前言: 劍拔弩張
   人身為盾

小弟强鞭未屈,呼叫不絕,敵將以繩封嘴,黑布蒙頭,利刀掛脖,曰:「誰敢再進,先斬此人!」

對峙良久,三竿已過,烈陽西照,太尉目朝紅日,忽咧嘴而笑,舉劍高呼,將士聽令:「衝……殺……」

匈奴不甘示弱,戰鼓擂動,萬千兵將如狼似虎,殺聲不絕,迎敵而上。

忽聞太尉大軍雷鼓全息,朝續湧前衝敵將,將士止步不前,列陣如蛇,號角聲起,軍將反向手中戰盾,皆光亮如鏡,立現日照掩映,敵皆眩昏,前行快騎,盲首衝鋒,不察前路有異,遍地釘刺,戰騎未察,皆馬失前蹄,立現塵土飛揚,前仆後繼,兵馬扭作一團,再聞號令,曰:「放箭... 放箭....!」

雨箭越空颯颯,哀號悲鳴聲,此起彼落,死傷狼籍。主戰車之上,亂箭如秧,兵將全無,獨有身負數箭者,已無首級,繫於桅杆之上,烽煙滾滾,現十數輕騎戰將,朝戰車狂奔,過關斬將,全皆武功了得,無人能禦,中有數者,提刀踏於騎背,一躍而上,銀光閃爍,颯颯兩聲,繫繩者索斷立墮,數臂於下齊迎,接連回騎,招式快如閃電,即絕塵而去。

敵仍戰意高昂,雖失兵過半,仍分攻左右,且戰且退,未顧死傷,仍得半數逃逸。

激戰及夜,太尉鳴金,大營帳中,兵將盡皆忐忑,十數騎將回營,東南為首,置負箭無首級者於地,李龍等衆將士盡皆跪地而泣,撫屍悲鳴。太尉誓言:「必傾全軍之力,為汝復仇,若未得尋回首級,誓不還朝。」

散兵游勇,逃將領兵於野,見羣山起伏,路徑曲折,狹道險要,難攻之勢天成,乃乘夜囤兵丘谷,重整旗鼓,得喘息之機。

三更明月夜,太尉陣前修壇,奉衆捐軀將領與缺首之遺骸,皆禮敬置木薪台上,祭天告地,奠酒三巡,東南李龍與受恩小弟之部將,皆泣不成聲,太尉領將分持火炬,逐投薪台,未幾,烈焰滔天之際,烏雲蔽月,微風飄雨,和風柔如親娘雙腕,溫婉慈祥,衆皆盟生暖意,綿綿細雨,更消愁化淚,哀怨漸除。

有探子回營急報,跪太尉前,曰:「稟元帥,探得有敵軍三十萬,囤兵西退,駐紮城外十里八仙嶺,緊握要道,請元帥定奪。」

李龍笑曰:「妙,元帥,天助我也,八仙嶺雖易守難攻,若如此如此........,必得勝算。」

回:「好計。好,左右先鋒聽令,各領二千精騎,連夜起程,依計行事,不得有誤。」

東南互望,義憤填胸,目光如劍,齊曰:「得令!」

尉東再言:「義父 ( 小弟 ),稍侯片刻,必得報仇雪恨。」

尉南續曰:「義父,在天有靈,為天下百姓,保佑我等,成功復仇。」

預言:李龍何計破敵
   東南可得勝算

寶寶

(個人理解僅供參考,一切正知正見當以佛陀親説法音為準。阿彌陀佛。)
2017年6月2日
‹ 較新的文章
較舊的文章 ›
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