顯示包含「寶寶」標籤的文章。顯示所有文章
顯示包含「寶寶」標籤的文章。顯示所有文章
2017年8月6日

善 / 惡 ( 五十一 ) (寶寶)


前言 : 李龍夜襲未果
             丞相反受夾擊    
       
星月無光,奇兵突襲,大營未及防避,胡軍分兵多路遠射近斬,前哨片刻全倒,敵騎踏後,縱火濫殺,過營斬將,無有抗力,或歿於夢,數拾將士引騎護相爺撤,拼死奔退,至山中小道,敵持火炬陣列於前,高呼棄刀不殺,眾皆仰於相,知難存活,乃細語於眾,待其乍降拋刀之際,汝等全力分逃,若得幸存,速回京急報,閉關城門,自身生死無懼,國之興亡為最,即競自前行,雙腕提刀越肩,緩步數拾,擲刀在即,聞言道 : 「 殺,殺無赦 ! 」 剎那漫天箭雨越空而過。

相爺回首,衆皆倒地,又聞 : 「 知吾否 ? 哈哈哈哈.... 」

似曾相識,相爺未語,續聽言 : 「 當年官塾同窗,得蒙激勵,深受誣陷,父含冤獄中數戴,飽刑受暴而歿,致家眷充軍塞外,今得爵位,全拜所賜。」 即提箭一發,中一腿,再發又中,相難支跪地。再聞 : 「 雙箭為雙親而發,今吾贈矣。」 肩即受一記。相爺未及半語,復頭胸齊受穿越之痛,張目而倒。

朝中未得戰報,胡軍易服進,攻克要道,大軍全進無阻,庭內乏險可守,數日即破,聖駕逃逸,緊免危難,移駕西山宮殿。

太尉援兵日夜兼程,經河岸小道,見相爺蒙難,方置入土,又得噩號,知京城易主,聖主逃逸,成孤臣之勢,苦思良久,皇未懂生死,或避西山,太尉令領小兵西去,東南小弟等衆合師回朝。

胡軍進城數日,獲遺臣棄將之利,上通各部,下知形勢,旋知舉兵西去,斬草除根。

李龍夜襲彼岸不果,敵營皆虛,兵將全無,見彼岸大軍受襲,失勢已成,惜回天乏力,數兵無用,令輕舟傾夜順流而去,日出回岸,見排木如橋,必為胡軍渡河之法,明大營慘遭不測,朝廷重兵已失,危矣,唯今之計,遠軍無用,獨太尉近擁重兵,遂繞道而往。惜陰差陽錯,始終未遇,再聞國難,太尉必回京攻閥,乃暗藏要道,終遇小弟等衆,方知相爺身故,悲從中來,淚流滿面。

太尉前行未幾,即覺胡兵數萬尾隨,以一敵十,未宜力戰,故速付西山,知皇領兵數千,城內存糧不豐,更需速戰,乃伏兵於前,不貪大捷,只圖小勝,求先避其鋒,逐一擊破,胡軍敗陣數回,深明所以,乃將計就計,且戰且敗,又數回,得知主力藏身所在,即傾力重擊,太尉不忍全軍覆沒,令副將率衆回去,抱親信死守要道,終難逃重重刀山,當場被虜。

預言 : 太尉命危
             國運何處

寶寶

(個人理解僅供參考,一切正知正見當以佛陀親説法音為準。阿彌陀佛。)

2017年7月30日

善 / 惡 ( 五十 ) 寶寶


前言 : 天網未竟全功
           魂鈴如何得破
         
攝魂鈴乃集地獄極惡魔魂,有遠古魔者施法,迫困惡魔於鈴,永不超生,持鈴者以魔咒搖鈴,魔性更兇,故聽鈴者如魔入體,必死無疑。

休屠有先祖多為族巫,集多生法咒鮮血,伴天地乾坤之正氣,成就天網,故凡休屠子孫血咒持之,即能消災解困,咒血越旺,法力更剛,為善則福,為惡自受,致功德無量,故民奉休屠之姓為君。

銅鈴似有方向,直撲休屠,雙姝注血天網相阻,休屠幸得活命,銅鈴染血,兇魔如沾甘露,法咒更消哀解怨,適反國師之道,惡魂兇性漸退,國師不甘,提勁再攻,銅鈴欲動,雙姝亦然,此起彼落,三刻未過,雙姝十指皆破,仍未得勝算,抿嘴互望一笑,似有默契,腰拔配刀狠畫,腕心一涼,血如泉湧,天網金光暴現,國師知生死存亡,取靈符兩度,迎天揮揚,即生烈焰,虛空現啖血魔魂,雙姝所流多為魔魂先沾,天網功力銳減,小弟猛然一念,以辟毒靈珠相迎,環鎖惡靈,然雙姝失血過猛,漸次昏沉,伨高呼曰 : 「 小弟,快還我神刀,快 ! 」 小弟猶疑半刻,拋以神木,伨引刀出鞘,自斷繩索,持咒結印,神刀回旋飛射,國師首級應聲著刀墜地,魔魂受靈珠所滅,銅鈴之兇性已淨,千百惡靈現身,盡皆跪地曰 : 「 多謝小姐,多謝公子,解劫之恩。」 即俯伏叩首。小弟曰 : 「 此次輪迴,應好自為之,我佛慈悲,需心存善念,多積功德,願早日得成正果,珍重 ! 」傾間黑影全退,消失半空。即齊扶雙姝,已臉色蒼白,氣若遊絲,伨以天網環紮,回營,伨料理雙姝,數夜難眠,始得甦醒,似已無礙,曰 : 「 行刺兄長,殺汝親娘,仁義全無,何解以命相救,愧對先祖,何以為王,不若,禪位與小弟,何如 ? 」

雙姝曰 : 「 吾等非為小我而生,乃天下之重任也,若國師為王,定必屍橫遍野,實為百姓耶,然父母已得了因,往生淨土,盡結仙緣,盼汝亦然,勿動干戈,做福蒼生黎民,百姓安居樂業,亦功德無量矣。」

伨難忍淚眼,自身修為亦不及侄兒,自言 : 「 王兄,我敗矣 ! 」 即修以降書,謂有生之年,再無兵卒,踏足中原。即統率兵將,與太尉會師,迎救相國。

相爺自恃黃河天險,未明胡軍所向,胡人明修營帳,暗下黃河,化整為零,於遠處渡河而住,相國未知戰危,李龍甚感不安,乘夜領數小船往探,似有兵將,李龍暗發數箭,兵將中箭如儀,絕無反應,再中亦然,大驚,實偽以草為人,回首之際,丞相大營殺聲暴現,旋又火光紅紅,深知不妙,惜鞭長莫及,莫能進退。

預言 : 丞相大敵當前
           如何奮勇抗敵

寶寶

(個人理解僅供參考,一切正知正見當以佛陀親説法音為準。阿彌陀佛。)

2017年7月23日

善 / 惡 ( 四十九 ) (寶寶)


前言 : 兩軍相逢
           鹿死誰手

黎明剛過,小弟兼程回助太尉,吹號連綿,馬頹谷劍拔弩張,金兵以盾前傾,強箭隨後,横張接連而進,太尉領兵居高臨下,投滾巨石,敵以箭雨回敬,相互難阻陣勢,戰鼓再動,短兵相接,金人分以環陣而進,外束堅盾,夾以長矛,中置強弩,相連互補,兵將遠攻近刺,皆難破越,萬衆齊攻,圓環團合而抗,多途分攻,即以小圓分擊,槍矛亦難損分毫,強攻乏力,太尉不慌不忙,知乃金環大陣,即聞戰鼓,將領遊走,以巨石組陣,型如八卦,金環受制巨石,未得成陣,即開列長驅,強闖石陣,立四面受制,逐被擊殺。金兵無計,逃退石陣以外,方得互聯奕敵,相搏數拾回,未分春色,苦戰傾日,夜幕低垂,太尉戰鼓再動,兵分多路,以圓制圓,重困金環,鼓聲三作,騎兵分持火炬,遊走四週。金國師見狀大驚,高呼 : 「快撤 ! 快撤⋯⋯」,惜晚矣,萬千火箭越空而至,金兵受困其中,無路可退,致無一倖免,號角回兵乏力,再敗。

激戰稍歇,太尉收兵以待,大營與將共商,小弟覺營外有異,拾數兵仕營後提刀破帳殺至,不及回防,已見數將倒地,驚魂未定,帳中嚴如水火。有敵於背抽一棒出,似有靈性,持咒掌中,有雙刀自棒而出,拋旋半空,真指太尉,小弟急忙伸臂,雙環脫腕而出,刀環互鬥,叮噹不絕,九式過后,雙環漸弱,徬徨之際,似有傳音,曰 : 「切記三業相應 ! 」小弟恍然,知全功不竟,實未相應於「身、口、意」三業。雙環亦佛門法器,佛法無邊,皆沿於一念,即盤坐合十,致誠持咒,雙環即耀五彩豪光,神刀受困,太尉等不加思索,全力返撲,片刻敵盡成囚階下。

小弟明信「因果」,欲平息干戈,告雙姝以往事,彼父母若能斷我執,了結塵緣、黑業,才得生極樂,永享仙福,望能以怨報德,平息干戈,隨領雙姝勸諫休屠伨於囚營,惜不為所動,憾未斬草除根,惡言以對。

金人來襲未果,國師乘亂,棄營潛山登頂逃逸,至晨曦遣使來帖,能各領兵仕拾員,以降書易休屠於山中去路,願棄甲回師。

正合所念,即請命太尉出使,雙姝亦願隨住,達山道徑,獨遇國師於前,伨高呼國師之各,小弟步前,欲言未發,國師即提鈴於裇,盡展攝魂大法,伨不解再呼 ! 只聞道 : 「今汝全歿,吾即位金主,明晨挫太尉,即或統一天下,哈哈哈哈⋯⋯」鈴聲盪人心弦,聞者心膽俱裂,雙姝破指,即血流如注,洒血持咒祭網,見金網浮現虛空,鈴左右受制,借功力未足,勢如網破,雙姝再添一指之血,方止鈴聲,小弟發以雙環擊之,適得其反,鈴聲又作,見雙姝失血未止,心急如焚。

預言 : 衆人大劫於前
           金兵誰能擊倒

寶寶

(個人理解僅供參考,一切正知正見當以佛陀親説法音為準。阿彌陀佛。)
2017年7月10日
2017年7月2日
較舊的文章 ›
首頁